主页 > www.33324.com > 梁子湖区脱贫路径观察红牌十码
梁子湖区脱贫路径观察红牌十码

  电脑开机后2分钟左右才能使用用360优化过不行360杀毒,阳光洒落在太和镇深处连绵的山丘上,一个叫上洪的村子旁,满山坡的油茶花尽情开放。

  上洪村是市级贫困村,地处偏远,经济基础薄弱,到2014年时,村里穷得没剩下几户人家。2015年,市人社局扶贫工作队进驻上洪村开展扶贫。结合村里的丘陵地势,扶贫队筹资100余万元,建立800亩油茶基地,提高村民收入。

  如今,红牌十码,昔日荒山被大片油茶覆盖,进村的羊肠小道变成了宽敞的柏油路,村村通客车开到了各村湾,家门口有了务工的产业基地,每户村民每年增收6000元以上,上洪的百姓们开始憧憬着未来的好日子。

  “‘输血’式扶贫,并不是扶贫的治本之策,始终不能彻底扭转贫困局面。”梁子湖区区委书记夏帆说,扶贫的根本是要从源头治贫,只有因地制宜,推进产业扶贫,帮助贫困户量身打造一条脱贫增收之路,走出一种“造血”式、开发式的扶贫之路,增强贫困户脱贫致富的内生动力,才能让贫困户实实在在脱贫、实实在在增收,带动一方的发展。

  昨日,在沼山镇沼山村种植合作社里,沼山村党支部副书记柯子维在红龙果基地查看今年的长势情况。“已经有不少人预订了,还有一个星期就可以采摘了。”柯子维介绍,在去年10个大棚的基础上,今年又增加了22个大棚,带动了20户贫困户就业。

  产业融合汇入发展动力。和沼山村相似,2017年初,胡进村成立金鸡湖生态农业开发有限公司,引进白草莓、蓝莓、白芨、湘莲等,发展村级集体经济。

  胡进村党支部书记胡宝庆介绍,依托村里“能人”胡重九的技术,加上梁子湖区的政策帮扶,村里顺利建成了面积200亩的扶贫基地,采用“互联网+生态农业”的方式,打造集生态农业生产、销售、科普、体验于一体的现代综合型田园观光综合体。目前已辐射带动近40户贫困户就业,每年基地务工人次达百余人,发放工资近30万元。

  涂家垴镇张远村白龙蓝莓基地以“龙头企业+合作社+农户”模式,带动蓝莓种植人口720人,帮扶对象每人年均增收7500元,成为首批国家产业扶贫标准案例;太和镇朝英村以“支部+公司+农户”的方式建设了110亩小龙虾养殖示范基地;沼山镇牛山村、王铺村、楠竹村3个省级贫困村实现脱贫,创办7个村集体农业基地,有效帮助263名贫困人口实现“家门口”就业;梁子镇刘斌村“斌之园”苗木基地、毛塘村水果及中药材基地带动了100多户贫困户就业……今年1至9月份全区新增63个新型农业经营主体,提供1734名贫困户务工,为13个省级贫困村配齐农业产业扶贫指导员。

  千树万树梨花开。一个个扶贫项目的实施和政策的落实,在增强贫困户“造血”功能的同时,提高了贫困户脱贫脱困的获得感。

  “物质上的扶贫重要,精神上的扶贫更重要,我们不放弃任何一个贫困户。”夏帆介绍,梁子湖区针对乡村“等、靠、要”惰性思想,入户走访、深入谈心,并结合政策兜底,就业转移、产业“造血”等多项举措,帮助贫困户增收。

  在沼山镇沼山村一处山坡上,柯民强笑得灿烂,“不仅脱了贫,去年还赚了6万多,日子越过越甜。”

  柯民强,沼山村上柯湾村民,一家3口人,低保贫困户,夫妻两人都是肢体残疾,但柯民强身残志不残,在政府的帮助下,免息贷款5万元,在上柯湾流转30亩土地,养殖蛋鸭2000只,种植蔬菜、果树20亩。自己脱了贫,还聘请两个贫困户在自己的基地务工。 柯民强说:“现在我信心很足,将来还会不断扩大自己的产业,乘精准扶贫的东风带更多贫困户脱贫致富。”

  胡开盛是太和镇农科村3组村民,自己患有严重的胃病和风湿病,50岁的妻子黄翠云因子宫肌瘤已经动了好几次手术。这个只剩半个劳动力的家庭,却要供养3个孙子读书。

  2017年,在扶贫干部帮助下,申请到了5万元小额贷款,流转了土地种湘莲和水稻。2018年,他利用自学到的虾稻共养技术,在水稻田里试投了6.2万元的虾苗,进行虾稻共养,顺利走上了脱贫致富路。

  “政府给了好政策,我们就要不等不靠把日子过好。”说这话的是老党员涂作礼,东沟镇刘河村有名的贫困户,儿子患有智力残疾,妻子患有尿毒症,家中因病致贫,举步维艰。“那些年,我省吃省喝,拼了命地打工挣钱,但怎么也填不上窟窿,妻子的治疗费用太高了。”

  2015年,在政府政策帮扶下,涂作礼一家成功申请了大病医疗救助,妻子的治疗费也被政府兜底。2017年,涂作礼把打工的收入省下来,又找亲戚借了些,着手创业。他流转了村里闲置的28亩荒田,种植水稻,又花8000元买回一辆机耕船,利用空余时间为周边农户耕田。“加上为湾子看水,帮村民修水修电,所有项目算在一起,我一年也能净挣3万元。”

  柯民强、胡开盛、涂作礼……在梁子,像他们这样在脱贫的路上,不等不靠,你追我赶的贫困户还有很多很多。

  扶志长志气,给当地贫困户赋予了脱贫致富的志向、勇气和干劲。扶智长本领,为贫困户拓宽了脱贫致富的本领、平台和途径。

  “贫困的根源在于群众缺乏知识、技能、信心和斗志。给钱送物虽然见效快,但没有贫困主体的积极参与,只会富一时。”梁子湖区扶贫办主任何溢辉说,扶贫重在扶志,要调动贫困群众的积极性,不等不靠,苦干实干,才能实现彻底脱贫。

  宽敞的泊油路一直通到村口,就能看到“张家湾”的石碑。石碑后,宽阔的文化广场、停车场,气势恢宏、干净整洁。

  湾内,有一条“墨巷”,巷侧是整齐划一的徽式楼房,一排排漂亮的院落内,花果压弯了枝头。院落外,印有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宣传栏随处可见。

  “以前的张家湾可不是这样。”70岁的村民张大爷提起以前的湾子直摇头。张家湾位于东沟镇西南边最偏远村落之一的茅圻村,2009年之前一直是省级贫困村。当地人穷得叮当响,戏称它是“东沟的西伯利亚”。

  然而,像这样一个欠发展村湾,在东沟镇脱贫攻坚的战役中,打出了一场漂亮的翻身仗。

  2009年,茅圻村多次召开村民大会,流转包括张家湾在内的2000亩土地,建立长绿生态园,种植生态涵养林。同年,茅圻村扩建了一条3.5公里长、16米宽的入村公路。2012年,围绕着这条入村生态路,张家湾开始探索美丽乡村建设。

  生活家园建好了,张家湾的下一个行动也排上了议事日程:依托田园风光、乡土文化等资源,张家湾大力发展乡村旅游产业,农家乐、民宿、旅游商品生产等产业乘势而起,全湾有一半以上农户通过发展乡村旅游受益,贫困户也顺利实现脱贫。

  “既要走上脱贫之路,又要通向振兴之道”。这不仅仅是张家湾的“独门秘籍”,也是涂家垴镇在深入推进脱贫攻坚工作的生动实践中形成的共识。

  涂家垴镇是全市最为偏远的农村,贫困村多。发展不足是涂家垴镇最大的实际,增加收入是村民最大的愿望。

  如何将经济发展和生态保护更好地结合起来?涂家垴镇在实际工作中摸索出自身模式,绘就了一个欠发达地区发展“新样本”:通过“生态经济化、农民工人化、就地城镇化”的路径,让村庄因环境而美,让村民因生态而富。

  官田村的九品香莲、万秀村的桑葚、细屋熊湾的石榴、张远村的向日葵、徐连村的蓝莓……涂家垴镇在发展特色生态旅游,提出“一镇一特、一村一品”的旅游新战略,深度挖掘本土历史文化。

  近年来,梁子湖区依托各村生态资源优势,大力发展生态扶贫农业,已建成蓝莓、胡柚等生态农业基地153个共94万亩,培育84个优质农产品。通过胡柚节、采菱节、蓝莓节等12项乡村旅游节庆活动的带动,3500余名贫困户或销售农产品,或办农家乐,或入股合作社,每人可支配收入年均增长9.1%。

  如今,梁子湖区广大干部群众拿出“敢教日月换新天”的气概,鼓起“不破楼兰终不还”的劲头,以更大决心、更精准思路、更有力措施,实施脱贫攻坚工程,以昂扬的姿态迎接挑战,以必胜的决心、信心去打通扶贫攻坚“最后一公里”,确保到2020年同全国一道迈入全面小康社会,不断提高广大农民获得感、幸福感和安全感。